top of page
稀白色的分泌乃正常現象,與外陰部痛症無關。 (Unsplash/The Xylom illustration)

「我的身體對我來說就像一個謎」— 從新冠肺炎到外陰部痛症

English version

 

我以為我們的診所會空無一人。

首先,那個時候是 2020 年六月上旬的曼哈頓中城,紐約市剛剛在數週前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中心。 紐約市的 第一階段重開計畫 尚未開始,而整個本來繁華的大都會就如同一座死城一般。其次,我們的專科診所 外陰道疾病中心 治療的疾病類型非常專門,因此我們大部分的病人都是從遙遠的地方來看病的。最後,我們治療的症狀大多都不是致命的。因為這眾多原因,當我看到診所重開之後,所有可預約的時段迅速爆滿時,我感到震撼至極。數以百計的病人冒著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風險,穿州過省,來到我們的診所接受治療,而她們大部分人的症狀卻都是一般人聞所未聞的。這些症狀被統稱為外陰部痛症。

外陰部痛症指的是發生在外陰部的慢性痛症。外陰部就是一般大眾認知中的、廣義上的「陰部」,除了包括準確意義上的陰道之外,亦包括陰蒂、陰唇以及尿道。外陰部痛症可以分為許多種,有些是持續性的,有些則是只發生在性愛期間;有些相對輕微,有些則是嚴重得讓人無法自理;有些伴隨著其他症狀,例如尿頻或便秘,有些則不會。我在不少網上論壇中看到有些外陰部痛症的患者單單只是得知自己的病徵的準確學名,就已經感到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她們從可靠的科學診斷之中所獲得的肯定是無與倫比的 — 許多醫療服務提供者都嘗試告訴她們説他們的疼痛純粹是心理性的。


外陰道疾病中心 主任安德魯·高士丹博士 (Dr. Andrew Goldstein) 正指著一個他用於向患者解釋不同疾病成因的陰部及骨盤底肌肉模型。 (Theodora Mautz for The Xylom)

然而,「外陰部痛症」本身並不是一個精確的診斷。它解答不了究竟病人的痛處位於陰部的哪個位置、或者疼痛由什麼引起、又或者醫學上有什麼適合的資料方法。這就像是將一位病人的疾病診斷為「背部疼痛」,卻不明確指明究竟他的背痛是源於關節炎、骨質疏鬆、還是其他根本性的問題。醫學界裏關注慢性陰部痛症的專科醫生並不多,大部分的醫生根本無法就著病人的問題作出仔細的診斷,更不要說是治療了。這就是病人從五湖四海來到我們診所看病的原因。

在我們診所最常見的病症有五種:

  1. 張力亢進性骨盤底肌肉失調,因為骨盤底肌肉過緊而引發的痙攣;

  2. 先天性神經增生陰道前庭痛,一種導致陰道周圍的組織神經末梢密度過高的基因異變;

  3. 荷爾蒙誘發性陰道前庭痛,因為更年期或者口服避孕藥導致的外陰道刺激(沒錯,口服避孕藥會導致外陰道所需要維持健康的激素水平過低 — 尤其是睪固酮);

  4. 陰部神經痛,陰部主神經受損所引發的痛症;以及

  5. 萎縮性硬化性苔蘚 以及 潰瘍型扁平苔蘚,兩種自體免疫性皮膚病。

當然,這個清單絕對沒有窮舉所有的外陰部痛症的原因。子宮內膜異位症生殖器官癌症、以及其他疾病,都在全球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身上造成慢性陰部痛症。顯然,醫學界需要就這些疾病進行更多的深入研究,尤其是因為在所有擁有外陰道的人裡面,足足有 百分之十六 的人都會在他們人生中的某個年齡經歷慢性陰部痛症。令人擔憂的是,接近一半 的病人並不會尋求治療。他們不願意求診的原因或許有很多,從傳統文化對性器官的標籤及忌諱,到在現代社會根深蒂固、對於性愛過程中產生疼痛屬於正常現象的誤解。而在這些心理現象背後往往可以找到其他的社會和文化因素的影子。例如,美籍西班牙裔女性患上外陰部痛症的機會比起白人高四十至八十個百分點